首頁評論正文

張茉楠專欄|“雙循環”是高質量高水平的開放大戰略

作者:張茉楠

來源:華夏時報

發布時間:2020-11-07 19:38:35

摘要:“雙循環”正成為貫穿中國“十四五”時期乃至今后更長時期的重大發展戰略,這對中國全面深化改革,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無異于是一次全面的戰略升級。

張茉楠專欄|“雙循環”是高質量高水平的開放大戰略

張茉楠

“雙循環”正成為貫穿中國“十四五”時期乃至今后更長時期的重大發展戰略,這對中國全面深化改革,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無異于是一次全面的戰略升級。

根本而言,“雙循環”戰略的提出很大程度上源于全球化進程中原有循環遇到了困境。從外部大循環來看,經濟全球化遇到重大挫折。本世紀以來,經濟全球化程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深。全球貨物與服務貿易出口占全球經濟總量的比重,從1960年的11.8%大幅提升至2018年的30.1%。瑞士經濟分析局(KOF)編制的經濟和貿易全球化指數顯示顯著提高。然而,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后經濟全球化的停滯期,其中一個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全球貿易增長明顯放慢,進入一個“慢全球化”時代,而新冠疫情作為經濟全球化以來影響世界經濟格局走向的一次重大外部沖擊,也嚴重損害國際貿易增長,這意味著外需在較長時間內面臨巨大的不確定性,構建國內大循環的迫切性上升使然。特別是美國對外經濟戰略全面轉向,即以“國家干預主義”取代“新自由主義”、以“權力邏輯”取代“市場邏輯”;以“長臂管轄”取代“全球規則”,對經濟全球化進程以及世界經濟大循環遭遇重大挫折。

從內部循環來看,中國具備了構建國內循環的現實基礎:首先,中國與世界的關系發生改變。從全球和中國的經濟相互依賴性角度看,據麥肯錫“MGI中國-世界經濟依存度指數”顯示,世界對中國經濟依存度相對上升,依存指數從2000年的0.4增至2017年的1.2,而中國對世界經濟的依存度則相對下降,依存度指數在2007年達到最大值0.9,到2017年下滑至0.6。

其次,中國是全球最具潛力的“需求市場”。中國即使全球第一大出口國,也是全球第二大進口國(去年美國進口總額為2.5萬億美元,中國進口總額為2.0萬億美元,)為全球最具潛力的需求市場。根據2018年數據,中國對202件商品的進口量排名全球第一。韓國、日本、美國和德國是中國主要的進口貿易伙伴。中國的十大進口商品為電子集成電路、原油、鐵礦石、石油氣和其他氣態烴、大豆、銅礦石、半導體制造機器、光學器材、飛機、未鍛軋的精煉銅及銅合金。其中鐵礦石和大豆的進口占全球進口總量超過50%。

第三,“中國”節點角色發揮著重要作用。中國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和結構角色的變化,整體嵌入到現今全球價值鏈分工體系中形成雙向“嵌套型”全球價值鏈分工新體系,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中的前向和后向參與度都比較高,居于產業鏈的樞紐位置。中國與主要亞洲國家貿易往來顯示,無論是出口還是進口,中國均是亞洲最大的中間品貿易大國。因此,即使最大生產國也是最具潛力的市場“雙核角色”決定了中國具備了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的巨大潛力。

本質而言,“雙循環”不是簡單的“內循環”和“外循環”的問題,而是如何通過打通內外循環政策堵點和體制機制障礙構建更高水平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重要一環。中國會繼續作為全球化有力的支持者、倡導者和維護者。中國2001年底加入WTO,全面融入全球經濟一體化。受益于此,中國深度融入了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和價值鏈,實現了20多年的經濟高增長,并形成了相對齊全的工業生產體系和相對完整獨立的產業鏈條。至今,中國已成為全球主要經濟體價值循環的聯通樞紐,有全球1/3到2/3的國家和地區通過最終消費品和中間品貿易與中國緊密地聯系在一起。

透過逆全球化思潮、貿易摩擦、疫情蔓延等交織而成的外部復雜形勢,更應該看到國際分工秩序百年巨變所蘊藏的合作發展新機遇。作為人口規模、產業體系、資源稟賦、經濟體量、市場潛能等特征鮮明的發展中大國,中國會繼續通過深化改革、擴大開放構建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逐步邁向成熟型經濟體,力爭2035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這無疑也會讓全球其他經濟體受益。

受疫情影響,今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資也面臨很大下行壓力。聯合國貿易與發展會議(UNCTAD)預測今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資降幅或高達40%。在此背景下,二季度中國實際利用外商直接投資(FDI)同比增長8.4%,較一季度同比下幅-10.8%明顯改善。中國吸引外資逆勢增長,反映出中國對外商直接投資仍然具有較大吸引力。

特別是近年來,中國對高質量產品與服務的消費能力增長迅速,正逐漸從制造大國向消費大國轉變,跨國企業在中國消費市場的滲透率已經遠高于在美國市場的滲透率。新版負面清單加快推進基礎設施、金融、通信、文化等領域服務業擴大對外開放,無疑為引入全球公平競爭,提高市場效率,創造了巨大的發展空間。未來中國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推動以保障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動為主的流動型開放向規則導向的制度型開放轉變,開放措施也從關稅減免等措施向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措施延伸,努力將中國打造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和超大規模的世界市場。

從全球層面看,未來的大國博弈是規則之爭,也是主導權之爭。特別是在全球保護主義不斷升級,以及美國加緊對中國戰略圍堵背景下,規則之爭更成為前沿陣地。目前,包括美國、歐盟、日本、中國在內的全球大國正競相塑造新一輪規則框架,中國應有超越當下的新思路,實施更為系統性、前瞻性、戰略性的政策體系,全面擴大全球多邊規則框架的影響力和主導權,真正通過規則融合促進國際國內暢通,邁向高質量高水平的開放戰略,進而參與構筑更高水平的全球大循環體系。

(作者為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美歐所首席研究員)

責任編輯:徐蕓茜 主編:程凱

查看更多華夏時報文章,參與華夏時報微信互動(微信搜索「華夏時報」或「chinatimes」)

(0)收藏(0)

評論

wp7水果老虎机 美女捕鱼短视频教程 福彩网江苏快三app 北京赛车app 福彩3D最近2000期走势图 手机麻将神器免费下载 熊猫麻将血战到底规则 快三走势图今天 pc蛋蛋幸运28绿色版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 麻将作弊器通用版ios 不是智能手机捕鱼达人 广东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浙江11选五哪个平台有 云南快乐十分组选3 快乐扑克3豹子遗漏 黄金岛棋牌游戏大厅